投稿郵箱:[email protected]
您的位置:首頁 > 干部工作 > 干部監督 > 正文

治理農村“微腐敗”還須監管發力

       日前,浙江臺州市椒江區委第十三巡察組和該區審計局專項聯動,發現當地三甲街道某村土地租賃費“遲到”近半年,金額達24萬元。椒江區委巡察辦立即啟動優先辦理機制,揪出背后“黑手”——經查實,“遲到”的村土地租賃費被村主任私自截留。(7月28日《人民日報》)

  有人說,不就是24萬元嗎,不就是個村主任嗎,與大官大貪比起來,這就是九牛之一毛。也有人說,“遲到”的土地租賃費總歸查出來了,最終也沒有裝進村主任的腰包,不必大驚小怪。

  東漢許慎《說文》有言:微,隱行也。當代“微腐敗”被稱為亞腐敗、非典型性腐敗和群眾身邊的腐敗,應該是對基層治理中存在的情節不十分嚴重,但影響面廣、破壞性大的腐敗現象的深切表達。農村“微腐敗”表現為小而多,小,可能是一盒煙、一瓶酒;多,可能許多村都存在,也可能不少村組干部都有此類行為。

  群眾利益無小事,小事不管出大事,農村“微腐敗”的危害性不可小覷。不管是虛報扶貧人數,套用、挪用涉農惠農強農資金,還是利用職務為親友辦低保謀私利等,損害的都是村民的切身利益,啃食的都是群眾的獲得感、幸福感以及對黨和政府的信任。對廣大村民群眾來說,“微腐敗”不鏟除,農村基層干部群眾對反腐工作的認可度和支持力自然會大打折扣。“微腐敗”是大貪巨腐的開端,又是農村黨員干部“走下坡路”的溫床,對其縱容姑息,往往會產生一窗不補、百窗必破的“破窗效應”。

  面對農村的“微腐敗”,須扎緊制度的籠子,進一步完善各項監督機制、管控機制,形成對權力的長效監管,特別是要加強對村組干部操辦婚喪喜慶事宜以及離任交接等“節點”的監管。此外,要讓村監委會充分發揮其民主監督作用,在低保復審、財務審核、村務公開等方面開展全方位監督,不能使之淪為有名無實的“空架子”。

  當群眾監督、黨內監督、輿論監督的作用得以充分發揮,并形成密不透風的監督網,那么,農村“微腐敗”就會無處藏身。


責任編輯:林曉兵

Copyright?2009-2019 版權所有:中共陜西省委組織部陜西黨建網

地址:西安市雁塔路南段10號    電話:029—63905675

陜ICP備10001194號-1 技術支持:陜西黨建云平臺

金融炒股怎么赚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