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郵箱:[email protected]
您的位置:首頁 > 基層黨建 > 科教文衛 > 正文

一方面是貧困大學生就業難,一方面是基層事業單位用人難,漢中市探索出一條從貧困大學生中定向招聘事業單位工作人員的新路子,幫助貧困大學生在廣闊農村發揮光和熱——

從走出大山到回歸鄉土

bb5ab960-0d41-422a-a424-3a65aa7a64db.jpg.jpg

7月31日,張潔正在整理工作臺賬。記者 孟珂攝

29adc71a-994b-4022-86d9-45cc1827d750.jpg.jpg

7月31日,付約會給前來就診的老人叮囑用藥注意事項。記者 孟珂攝

135cf04b-1204-422f-8af1-c94f98754c63.jpg.jpg

8月1日,楊亞茹正在操作全自動生化分析儀。記者 孟珂攝

如果不是兩年前的一次工作機會,張潔可能還在各種考試中掙扎。

2016年從南昌大學科學技術學院畢業后,張潔曾在浙江一家外貿企業短暫工作,因為要照顧生病的母親回到家鄉寧強縣。她想找一份機關事業單位的工作,也曾參加考試,但距離錄用仍有一步之遙。

得益于漢中市2017年出臺的政策——從建檔立卡貧困戶家庭大學畢業生中定向招聘事業單位工作人員,張潔于2018年入職寧強縣二郎壩鎮市場監督管理所,有了穩定的工作和收入。工作單位距離她的老家鐵鎖關鎮河口村一個半小時車程,也方便她照顧家里。

在漢中,還有許多像張潔這樣的貧困大學生享受到定向招聘政策,走上心儀的工作崗位。定向招聘如同一道陽光,照進了他們的生活。

探索 人崗對接新路徑

8年前,考上大學的張潔走出大山。4年前,她又回到家鄉。

因為事業單位考試失利,工作一度成了張潔的揪心事。

像她這樣在求職過程中面臨困難的貧困大學生并不少。

漢中地處秦巴山集中連片特困地區。2016年年底,全市有建檔立卡貧困戶14萬余戶39萬余人,其中因學致貧5624戶,未就業貧困大學生3082人。

這些貧困大學生能否穩定就業,關系到他們的家庭能否穩定脫貧,也關系到他們自己能否利用所學施展抱負、實現理想。

“大學教育讓他們擁有了改變命運的機會,但就業又成了一道新的坎兒。因為經濟條件所限,貧困大學生的教育背景與普通家庭孩子相比普遍會差一些,也很少有人會舍得花錢在公務員、事業單位等考試準備過程中報培訓班,這些都決定了他們在就業市場上存在一定劣勢。”漢中市人社局人才科科長張東紅說。

與此同時,基層事業單位招人難、留人難的問題長期存在。一些鄉鎮中小學、衛生院的相關負責人在接受采訪時感慨,鄉鎮條件相對艱苦,特別是在山區縣,一些大學生到崗時間不長就走了,人才流失現象比較明顯。

貧困大學生有就業需求,基層事業單位有用人需求,2017年起,漢中市開始探索一條人崗對接的新路子,每年在縣及縣以下事業單位統一公開招聘中將10%的崗位用于定向招聘本地貧困大學生,并且不設應屆和擇業期要求。

2017年至2019年,524名漢中籍貧困大學生通過定向招聘走上事業單位崗位,其中鄉鎮中小學教師248名、鄉鎮醫療衛生人員95名、鄉鎮所屬事業單位工作人員181名。

選擇 就業顧家兩不誤

“看到他們,我總是會想起自己的家人。”付約會捏緊了手里的紙巾,淚水已經在眼眶里打轉。7月31日,記者見到付約會時,她正站在寧強縣鐵鎖關鎮中心衛生院的住院樓前,和一位獨自前來就診的老人道別。

3年前,付約會通過定向招聘,成為這里的一名護士。

付約會也曾想過留在外地。她畢業于寶雞職業技術學院護理專業,在南方醫科大學南方醫院實習期間,曾考慮留在廣州工作。但是,遠在1800公里之外的家人始終是她放不下的牽掛。

“父母身體殘疾無法自理,奶奶已是高齡,我應該成為他們的依靠。”2010年,付約會回到寧強縣。此后7年時間,她先后以臨聘人員身份在醫院、社區工作,還通過在陜西廣播電視大學漢中分校、西安交通大學網絡學院進修取得學士學位。

如今,付約會已是衛生院的骨干力量。日常工作中,她待病人如親人;新冠肺炎疫情襲來,她在發熱門診堅守了兩個多月;下鄉義診,她總是沖在前面……在她心里,一個人不論在哪里都可以發光。

最讓她開心的是,衛生院距離她的老家——寧強縣高寨子街道不過10分鐘車程,家門口的工作讓她有充足的時間陪伴父母和奶奶。

記者在采訪中發現,貧困大學生所在家庭有很多是因病致貧,這些大學生往往傾向于離家不遠的工作,方便一邊工作一邊照顧家人。事業單位定向招聘,給他們提供了就業顧家兩不誤的機會。

據統計,漢中市定向招聘的貧困大學生入職后平均年收入在5萬元左右,大約是漢中市貧困家庭平均年收入的5倍,這給家庭穩定增收奠定了堅實基礎。

扎根 基層是塊大天地

出于親情的“牽絆”回到家鄉,但這些身在基層的大學生守護的,早已不只是自己的家人。

站上渴盼已久的講臺,27歲的張麗常常覺得,自己面前的這些農村孩子,像極了曾經的自己。

學生時代,讓張麗最揪心的,就是每年交學費的時候。囿于經濟條件,父母省吃儉用才能供她和弟弟上學。在父母眼中,張麗很爭氣,不僅考上了陜西學前師范學院,還通過自考拿到了西北大學的本科文憑。

2014年,張麗回到家鄉城固縣。從小有個“教師夢”的她,一邊作為臨聘人員在縣城小學代教,一邊接連參加事業單位考試。2017年,她通過定向招聘成為老莊鎮熊家營小學的語文老師。

張麗帶的班級不大,但工作并不輕松。36名學生中有近一半是留守兒童,父母不在身邊,爺爺奶奶對孩子的教育經常很迷茫。課余時間,張麗常常給學生“一對一”輔導功課,還會不定期進行家訪,希望盡可能地幫助這些孩子成才。

“定向招聘讓我的工作和生活沒有了后顧之憂。我將扎根鄉村,把愛和責任給予更多的人,在三尺講臺上奉獻一生。”張麗說。

同樣通過定向招聘在城固縣工作的大學生楊亞茹,希望用自己的專業知識服務家鄉的父老鄉親。

“我剛來的時候,這棟綜合樓還沒有建起來,衛生院也沒有乘上醫共體‘快車’,檢驗科的設備和檢測方案都很基礎……”8月1日,楊亞茹向記者細數著近幾年董家營鎮中心衛生院的變化。

讓楊亞茹欣喜的是,這些變化中,也有她的汗水和心血。

楊亞茹學醫學檢驗技術專業。在衛生院工作近3年,她多次提出檢測方案優化建議并被采納,衛生院隨之進行了相關設備升級;參與健康扶貧工作,致力于降低轄區因病致貧、因病返貧率;作為家庭醫生簽約工作團隊成員,為3個村115戶家庭提供個性化健康服務……

“外面的世界固然有吸引力,但是誰來建設我們的家鄉?”楊亞茹回憶,她曾與一些報考定向招聘的貧困大學生聊天,不少人提到,他們的成長受益于政策幫扶,希望在學有所成時貢獻自己的力量。

在不少基層事業單位負責人看來,這些定向招聘的大學生,不僅填補了當地專業人才的缺口,也促使基層加快發展步伐從而長久地留住人才。“這些年輕人為基層發展注入了新鮮血液,我們也將努力為他們提供好的成長平臺,吸引他們、留住他們。”寧強縣鐵鎖關鎮中心衛生院院長王家義說。

據了解,漢中市2017年以來定向招聘到崗的貧困大學生,除一人因個人意愿辭職外,其他人均穩定在基層一線工作。他們正用自己的行動,為鄉村發展注入生機。

“今年,漢中市計劃從建檔立卡貧困戶家庭大學畢業生中定向招聘132名事業單位工作人員,為他們穩定就業、實現人生夢想提供更多可能。第一批66個崗位目前已有453人報考,第二批崗位近期發布公告。”漢中市人社局局長王平安說。

責任編輯:魏捷

Copyright?2009-2019 版權所有:中共陜西省委組織部陜西黨建網

地址:西安市雁塔路南段10號    電話:029—63905675

陜ICP備10001194號-1 技術支持:陜西黨建云平臺

金融炒股怎么赚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