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郵箱:[email protected]
您的位置:首頁 > 基層黨建 > 市縣亮點 > 正文

“六連冠”是怎樣煉成的

——陜西省平利縣用繡花針功夫推進脫貧攻堅

脫貧攻堅,不僅考驗了平利,更成就了平利。

  被譽為“女媧故里”的平利縣,境內有美麗的“女媧山”和神奇的“天書峽”,自然景觀和人文資源富集。然而,千百年來平利縣卻并沒有因這些“庫存”的“寶貝”名聞天下,相反,卻因幽居深山而顯得格外寂寥平凡。

  誰也沒有想到,仿佛一夜之間,默默無聞的平利縣,卻因脫貧攻堅而一戰成名。平利縣連續六次榮膺陜西省脫貧攻堅考核第一名,其創造的“社區工廠”就業脫貧模式,被國家有關部委樹為典型案例,向全國推廣。

  4月21日,習近平總書記來到平利縣,對其產業扶貧和就業扶貧等工作亮點進行考察。

  平利火了,成為全省乃至全國名副其實、爭相點贊的網紅縣。

產業扶貧:

破難題 抓特色 可持續

  黨的十八大以來,深處貧困地區的平利縣把脫貧攻堅作為最大的政治任務來落細落小落實。

  “打贏脫貧攻堅戰,發展產業是根基和核心。”平利縣委書記鄭小東說。

  平利立足自身資源稟賦,著手實施“五個十萬”產業扶貧計劃——10萬畝精品茶、10萬畝絞股藍、10萬畝富硒糧油、10萬畝中藥材、10萬頭生態豬。全縣累計建成標準化茶園20萬畝,標準化絞股藍基地5萬畝……有產業發展能力和意愿的1.2萬戶貧困戶實現了長中短期產業全覆蓋。

  與此同時,平利全面推行“經營主體+貧困戶”的產業扶貧模式,建立責任落實、利益聯結、考核評比、政策激勵“四位一體”的帶貧機制,222家市場主體與1.14萬戶貧困戶簽訂3至5年幫扶協議,通過資源流轉、勞務用工、技術培訓等方式帶動貧困戶穩定增收。

  早在2016年年初,貧困戶陳封學就跟著謝厚道種植絞股藍。當年,他種了4畝絞股藍,同時在政府的扶持下種了3畝魔芋,飼養了10多頭豬,年收入達到3萬元。陳封學說:“帶領我致富的人,也曾是貧困戶,厚道就是我的榜樣。”

  原來,謝厚道2014年之前也是貧困戶,后來因為種植絞股藍而脫貧,并一躍成為當地的致富能人。如今,他已帶動37戶貧困戶走上致富的道路。

  平利縣是秦巴山區的農業大縣,自然資源豐富,被稱為“巴山藥鄉”“生物基因庫”,也是國家現代農業示范區。這給平利發展綠色產業帶來絕佳優勢。

  平利縣因地制宜,樹立生態扶貧“綠富”雙贏和“綠水青山就是金山銀山”的發展理念,精準選擇了一批適合發展的生態產業和特色產業,培育能人大戶,打造產業品牌,積極推行“支部+合作社+產業大戶+貧困戶”“社區+家庭手工業+貧困戶”等模式,帶動一批具有發展條件的貧困戶實現了自主發展,解決了一大批貧困戶實現就地就近就業。

  習近平總書記在平利考察時囑咐“因茶致富,因茶興業,把茶葉這個產業做好”。

  總書記的囑咐迅速在平利大地變為行動。平利縣萬福山扶貧產業園依托安康北醫大平利天然藥業有限公司、平利縣惠眾種植專業合作社、萬福山村集體股份經濟合作社等3家新型經營主體,迅速展開合作,投資220余萬元的中藥材及種源基地、高效密植茶葉基地、柿子園基地呼之欲出。

  “特色產業有錢途,更有前途。要拔去‘窮根’、栽上‘富根’,就必須做好‘特色產業’這篇大文章。”平利縣縣長陳倫富說。

  近年來,平利縣一以貫之地把產業扶貧作為脫貧攻堅的根本之策,堅持優先發展茶飲等特色生態產業,截至目前全縣累計發展茶飲產業園25萬畝,發展中藥材、富硒糧油等產業園20余萬畝,建成現代農業園區153個,培育家庭農場106家。

  而今,綠色和特色產業不僅有效激發了大家干事創業的內生動力,更成為全縣穩定脫貧的“壓艙石”。

就業扶貧:

興產業 建社區 辦工廠

  易地扶貧搬遷是平利實現貧困群眾脫貧增收的一個重要路徑。然而,搬遷后如何實現“搬得出、穩得住、能致富”,則是擺在平利縣廣大干部面前的一道難題。

  據悉,僅“十三五”期間,平利縣就有13481戶共37974名群眾需要易地扶貧搬遷。隨著大量人員的搬進,一系列問題接踵而至:有的家庭積蓄少,有的勞動力缺乏技術,有的貧困戶缺少就業渠道、沒有穩定收入……平利縣副縣長陳俊說:“要解決這些問題,就必須解決他們在家門口就業的問題。” 

  經過充分調研和謀劃,平利縣創新工作機制,將就業創業、招商引資和移民搬遷等工作結合起來,大力引進勞動密集型企業,興辦“社區工廠”,讓貧困群眾享受樓上居住、樓下就業的就地就近就業政策。“通過‘圍繞就業抓招商,圍繞招商抓創業’,平利縣迅速在全縣各個社區形成‘招商、創業、就業’三位一體的工作格局。”

  而今,行走在平利縣老縣鎮太山廟村錦屏社區,只見灰白相間的樓房錯落有致,硬化平坦的道路縱橫交錯,老人們在小區里悠閑散步,孩子們在樓下追逐嬉鬧,工人們在社區工廠辛勤勞作……一個歷經9年移民搬遷而形成的新型農村社區幸福的樣子,令人感慨不已。

  “沒有黨的扶貧好政策,就不會有我家的新房子,不會有這份工作。”張運弟說。她是老縣鎮萬福山村4組村民,全家6口人2015年被認定為建檔立卡貧困戶后,2017年2月通過享受易地扶貧搬遷政策搬到了錦屏社區,并住上了100平方米的新房。2018年12月,張運弟來到社區工廠從事縫紉工作,每月可拿到2000元左右的工資。

  作為錦屏社區三秦電子加工廠負責人,孫自立是平利縣較早一批參與新社區工廠的返鄉創業者。自從總書記這次來到他的企業后,他的干勁就更足了:“今年,我想進一步擴大生產能力,再在周邊鄉鎮和成熟社區新建4家分廠,實現年產值500萬元以上,帶領更多貧困鄉親增收致富。”

  產業興,百姓富。從全國第一家以家庭手工業為主的“社區工廠”落戶平利,發展到現在的83家,新社區工廠已為全縣提供就業崗位6000余個,搬遷貧困戶基本都實現了“樓上居住,樓下就業,一人進廠,全家脫貧”的目標。

  “平利‘社區小工廠’變成‘就業扶貧大舞臺’,通過‘社區工廠’這個‘平臺’,有效激活了各個生產要素的內生動力,實現了貧困戶、企業和政府之間的多贏共贏。這一經驗和做法可圈可點,具有‘聚變效應’,值得其他地區學習、借鑒和推廣。”西北大學校長郭立宏說。

能人經濟:

抓頭雁 聚合力 激活力

  “眾人拾柴火焰高”“眾人劃槳開大船”。精準扶貧工作需要全社會的廣泛參與。

  平利大力調動全社會扶貧的積極性,充分發揮政府和社會兩方面的作用,強化政府責任,引導市場、社會協同發力,構建起專項扶貧、行業扶貧、社會扶貧互為補充的大扶貧格局。

  為實施就業扶貧行動計劃,平利縣鼓勵貧困地區發展生態友好勞動密集型產業,通過崗位補貼、場租補貼、貸款支持等方式,扶持企業在貧困鄉村發展一批扶貧車間,吸納貧困家庭勞動力就近就業。同時,推進貧困縣農民工創業園建設,加大創業擔保貸款、創業服務力度,推動創業帶動就業。

  在引導、吸引、鼓勵外出務工人員返鄉創業中,平利縣將召喚能人回鄉創業,作為重點舉措,探索出吸收外出務工人員返鄉創業的現實路徑。

  平利縣長安鎮雙楊村外出創業村民胡仁懷,被吸引回鄉后,流轉山地3000余畝,新修盤山路、開墾撂荒地、栽種核桃苗,每天用工達50余人。

  村干部說,村里像胡仁懷這樣外出務工返鄉發展產業的還有14家,這讓過去一文不值的土地一下子變成了聚寶盆。

  雙楊村的變化,更堅定了平利縣動員返鄉人員創業帶動群眾增收脫貧的做法,加大各項政策支持力度,堅持扶持資金向能提供更多就業崗位的企業傾斜,幫助他們做大做強,給貧困戶帶來更多就業和收入。

  據統計,近年來平利縣通過免費創業培訓、發放創業補貼、擔保貸款貼息等方式,扶持創業帶就業,共吸引和支持2100余人返鄉創業,共創辦各類經濟實體1685家,開發就業崗位2萬余個,帶動6000余名貧困群眾實現脫貧。

機制創新:

礪初心 彰精神 強保障

  在精準扶貧和精準脫貧的主戰場上,平利縣堅持以黨建為引領,堅持脫貧攻堅與錘煉作風、磨礪隊伍相統一,把脫貧攻堅戰場作為培養干部的重要陣地,為脫貧攻堅提供了堅強的政治保證。

  “我來平利工作多年,真切見證了這里的貧困,尤其是在全國脫貧攻堅戰打響后,平利6萬多貧困群眾成了我心頭最大的牽掛!如何讓平利在這場戰役中不拖腿掉隊,如何加快全縣脫貧攻堅步伐?我必須從貧困村入手,解剖麻雀,對癥下藥。”這是縣委書記鄭小東在自己的扶貧日記里寫下的話。

  脫貧攻堅是一項極其艱巨的政治任務,沒有超常的手段和措施,沒有創新的機制破難題、做保障,就很難在這場戰役中取得勝利。

  面對千頭萬緒的脫貧攻堅工作,平利縣突出政治站位,堅持頂層設計,從思想認識上、組織機制上、財力物力上、目標考核上、用人導向上統攬,使全縣脫貧攻堅工作綱舉目張,有效推進。

  在組織機制上,平利縣委主要領導將脫貧攻堅作為核心工作、頭等大事,傾注了主要精力,彰顯了打贏脫貧攻堅戰的堅定決心。同時,縣委、縣人大、縣政府、縣政協等縣級主要領導都以上率下,合力推進脫貧攻堅。此外,平利縣還著力夯實“三級書記直接抓、部門行業合力扶、扶貧單位傾心幫、駐村干部和基層黨員干部結對包”的工作格局,真正在組織機構和干部力量上做到了統攬。

  在用人導向上,平利縣先后制定了《在脫貧攻堅主戰場選用干部實施辦法》等一系列機制辦法,為打贏脫貧攻堅戰提供了堅強的人才保證。縣里選派最優秀的干部投身脫貧攻堅一線,擔任駐村第一書記;堅持以脫貧攻堅論英雄,形成主戰場上選人用人的鮮明導向。2018年以來,全縣通過提拔使用、交流重用、職級晉升等方式關愛激勵干部共241人次,其中涉及脫貧攻堅一線干部141人次,占比58.5%。鮮明的用人導向,使全縣上下迅速形成了人人有責、人人擔責、人人盡責的脫貧攻堅態勢。

  脫貧攻堅是一盤大棋,更是一盤難棋。面對紛繁復雜的問題,平利縣以問題為導向,聚焦工作創新,勇于破解難題。

  ——通過創辦社區工廠,破解了搬遷群眾“搬得出、穩得住、不返貧”的難題。

  ——通過推行脫貧攻堅“總隊長”制,即縣委書記帶頭到深度貧困村擔任總隊長,其他縣級領導、鄉鎮和部門“一把手”一人一村擔任總隊長,對村里的脫貧攻堅工作負總責,全縣137個村,一村一個總隊長,凝聚起駐村幫扶的強大力量,破解了攻堅責任落細落實難的問題。

  ——通過創辦第一書記扶貧超市,破解了貧困戶農產品進入市場難的問題;通過創建“精準扶貧黨建020”,打通了聯系服務群眾“最后一公里”難題。

  ——通過創新推行“紅黃綠”三色清單管理,破解了重點不聚焦、落實不徹底的“牛鼻子”問題。

  九三學社中央開展脫貧攻堅民主監督調研時評價,在他們歷次民主監督調研中,平利縣是問題最少、成效最好的縣。

  好機制激發戰斗力。平利縣人大常委會主任汪賢存,擔任深度貧困村蔣家坪總隊長后,以“茶旅融合”為突破,加快基礎設施建設,引進民宿、發展產業,如今建成千畝茶園,2016年貧困發生率由45%下降至0.74%,累計脫貧197戶532人,目前,縣人大負責6個村的脫貧攻堅工作,班子成員一人一村,擔任脫貧攻堅總隊長。平利縣政協班子負責5個村的脫貧攻堅工作,縣政協主席魏傳利擔任興隆鎮九龍池村脫貧攻堅總隊長,當初到村,一度連村支書都選不出,通過抓班子,聚合力,抓產業,促增收,相繼發展新型經營主體6家,種植中藥材2100余畝,發展袋料香菇5萬袋、椴木木耳100架,低改茶園百余畝,通過土地流轉、勞務用工等,戶均增收3000元以上。

  總隊長親力親為,更激發干部真幫實扶。59歲的西安交通大學派駐南溪河村第一書記馬曉萌,家在省城卻仍然堅守在平利脫貧攻堅一線;柳林壩村第一書記胡珂立下“村子不脫貧,我以任何方式離開都是逃兵”的誓言;54歲的第一書記錢昌維輾轉兩鎮兩村抓脫貧;三陽鎮蒿子壩村工作隊隊長鄭金林、小富溝村第一書記鄭玉璽“父子齊上陣”;正陽鎮財政所副科級干部張鳳寶,臨危受命擔任村黨支部書記,被群眾稱為“拼命三寶”……脫貧的故事,在平利還有很多。

  脫貧攻堅是一場沒有硝煙的戰役。五年來,平利縣自始至終把硬作風作為打贏這場戰役的制勝法寶,形成了苦抓真抓、苦幫真幫、苦干真干的“鋼鐵”精神,淬煉出特別能奉獻、特別能攻堅、特別能創優的“鋼鐵”隊伍。五年來,平利黨員干部萬眾一心,眾志成城,決戰決勝脫貧攻堅,累計減貧20466戶58391人。

責任編輯:魏捷

Copyright?2009-2019 版權所有:中共陜西省委組織部陜西黨建網

地址:西安市雁塔路南段10號    電話:029—63905675

陜ICP備10001194號-1 技術支持:陜西黨建云平臺

金融炒股怎么赚钱